咨询热线:13915300089

网站地图图标 邮件图标

into Dongxin clothing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列表

公司简介

新闻推荐

找信息:宁沪高速苏州新

找信息:宁沪高速苏州新

上海服装电脑制版课程

上海服装电脑制版课程

电脑制版中调整工具(A)

电脑制版中调整工具(A)

考“服装制版师证”的作

考“服装制版师证”的作

联系我们

江阴市东新服装商标有限公司
联系人:蒋总
手  机:13915300089
电  话:0510-86301317
地  址:江苏省江阴市长泾镇习礼小庄圩104号

《共襄盛典 国庆有我》公示材料
作者:百利宫    发布时间:2020-06-22 11:29    点击次数:次   

  观礼台服务指挥部组建的由来是在2018年11月全市部署国庆任务后。11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市委统战部90后干部李刚突然被领导叫去谈话,谈话中领导隐约提到了这项重大活动,告知他观礼台服务指挥部计划初步创建中,目前正在组织人手,并询问了李刚是否愿意加入的意见。

  当时李刚心中除了有些忐忑不安外,更多的是激动,能够在这项重大活动中贡献自己的力量,他感到非常光荣,同时又感到了深深的压力。“因为这项工作是什么、怎么干,目前看来是片空白,周边没有一个人对此有经验,手中的资料极度匮乏,只有一份影印版的国庆阅兵60周年的观礼服务保障工作方案供借鉴。”

  时间紧、任务重、事务杂、人手少,面对着重重困难,李刚没有气馁,最开始的指挥部办公室除了主任外,实际的工作人员只有他一个人在不停地跑前跑后,忙里忙外,刚到指挥部办公室上班的第一天,他就加班到晚上11点。

  最初的难题是联系各家成员单位,指挥部初步纳入了36家成员单位,后期扩充到了42家,跟这些单位建立联系、组织办会都是李刚一个人在忙。最多的时候他一个人办了五六十人的会议,后期在成员单位地区管理委员会的周宏飞、熊斌伟等人的帮助下,渐渐形成了较为稳定的会议制度。回忆初期的拓荒阶段,李刚百感交集,组织架构的初步建立,离不开自己的辛勤劳动,也离不开身边的李峰、王兰等同事的帮助。他们曾经创下过三个人组办近一百人的会议的纪录。

  2019年1月,随着国庆工作正式提上日程,初步建立整个大的指挥部组织架构的工作也越来越受到各方关注。凡事预则立,一件事的谋划完善要先有一个完整的工作方向和思路,方能形成一个好的方案,进而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体系。因此李刚他们决定先到市档案馆去查询以往可供借鉴的档案。第一次进入市档案馆,输入“观礼”这个关键词,就涌现出了成百上千份卷宗。第一次在档案馆查询的时候,一份卷宗没有看完,就已经临近晚上闭馆了。后来李刚他们连续去了五六次后,才渐渐摸到规律,档案的记载是一个阶段性的工作,60周年的档案非常琐碎,有各个时期的工作任务、经验做法,甚至有的时期同样的工作可能会南辕北辙,甚至被完全推翻,这就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甄别、筛选并且加以推敲。

  在北京寒风凛冽的二月,李刚他们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忙完本职工作后,奔波在去市档案馆的路上。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们前期的努力下,终于在2019年2月25日成功召开了指挥部工作专项会,确立了本部总体工作思路和各专项工作。从此,观礼台服务指挥部正式走上良性运转的道路。

  1980年出生的马春雨,是房山区石楼镇吉羊村人,他不是村长,但“马村长”的雅号却叫得比真名还响。原来,为了养信鸽,房山区大大小小400多个村他都走遍了,找路比导航还准。他的“马村长鸽友服务中心”在全国鸽友里都小有名气。

  今年7月9日,房山区体育局局长陆大勇带队,考察马春雨的养鸽基地,在确认符合条件后通知他,十月份有重大任务,需要组织1万余羽鸽子。

  “房山区没有信鸽协会,‘马村长鸽友服务中心’是房山区最大的鸽友组织,全区4000多户养鸽户差不多都是他的会员。马春雨本人是北京市信鸽协会一级裁判,在鸽友中非常有动员能力。”房山区体育局工作人员付一雄介绍。

  “我们俩就坐在这儿,从早上9点到晚上6点,挨个会员打电话,整整打了三天。离得近的,就直接开车去问,有重大任务,参不参加?”马春雨说。大家一听就都明白了,都想去飞,能参加这么重大的活动是一份荣耀,会员们都很珍视。但也会因为工作等原因,时间上不允许。

  “好鸽子分两种,一种是有比赛成绩的,一种是血统鸽。血统鸽很多都是外国进口的。参加国庆放飞的鸽子,都是这两种鸽子的二代,一般在一岁到两岁之间,从羽毛、骨架、肌肉上都能看出来,比一般的鸽子要好。”马春雨介绍。马春雨从9岁就开始养鸽子,这些年虽然也干过别的职业,但养鸽子这事从没放下,不但上学时会偷偷把鸽子带到学校去,就连在石家庄当兵下连队时,他都要跑到养鸽子的电台工作人员那儿,替人家喂鸽子、打扫鸽舍。

  第一次任务在陶然亭游泳场试飞,需要720羽鸽子。“通常都是提前一周通知,大家好准备准备。但那次当天通知,第二天就要飞。我们就在群里发通知,在家有时间的赶紧送,够了就不再收了。”马春雨说。

  第二次去昌平,一台车挤满了7000羽鸽子,其中房山区提供了2000羽。那次是当天中午收走,第二天中午才放。中间主人不在,别人也不敢喂,鸽子什么都没吃,又饿又热,出汗脱水,体力不支,损失了100多只。

  为了让大家都有机会送鸽子,马春雨自己这次计划只送50羽。每天早晚,他会给这些鸽子各加练一次,以确保完成好放飞任务。

  不光送鸽子,马春雨还担任放飞员。今年一共从北京16个区2000多户养鸽户征集了7万羽鸽子,装在10辆和平鸽放飞车上,每辆车有4个放飞员。和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时不同,这次放飞鸽子的位置从过去隐蔽的国家博物馆门前,改到了广场上人民英雄纪念碑两侧。

  为此,放飞员们专门进行了训练,统一了服装和动作,听从统一的口令、旗语,放飞动作更加整齐,仪式感更强。

  国庆当天,大家抵达现场后,要先把放飞车的车辆槽箱板打开,在车下坐等。群众游行尾声阶段,就快到鸽子放飞的时候了。

  10分钟倒计时,指挥员举起旗子,这时,2号、3号放飞员负责把鸽子车的两根槽箱板立柱放下。

  2分钟倒计时,1号、4号放飞员取下鸽子笼上面的锁,四个放飞员一起按住笼门,防止鸽子跑笼。

  15秒倒计时,2号、3号放飞员跑到放飞车后面,准备拍打笼子,赶鸽子出笼。1号、4号放飞员准备好撬棍,准备打开笼子。

  只要看到指挥员的旗子一放下,大家就开始一起哄笼,90秒内,7万羽鸽子要全部放飞。它们在纪念碑上方集结、盘旋,象征和平、祝福祖国,场景壮观。

  指挥员再次下达旗语,放飞员们就要用90秒将放飞车恢复原样,车长上车随车辆离开。其他人步行30分钟左右走到摆渡车站,坐车返回陶然亭再解散。

  “我参加过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鸽子放飞活动,这次信心更足了!”马春雨说,“这些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信鸽运动爱好者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化。作为鸽友能参加国庆放飞活动,特别激动也特别自豪。祝福祖国越来越强大,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

  10月13日,位于槐柏树街2号院3号楼的联欢活动指挥部终于回归宁静,从一楼到四楼,每一扇门都紧闭着,这是成立以来指挥部成员休得最为心安理得的一个周末。

  但是一楼进门可见的倒计时牌上,距离国庆80周年的天数仍然更新了,3642天。从距离70周年庆典倒计时100天开始,三个楼层的倒计时牌日日递减,十一当天终于归零。

  一切并没有从零开始。小伙伴换上国庆80周年的倒计时牌,从新计数。80周年的联欢活动还会是我们筹备吗?或者会有部分的我们参与其中?这些都是未知数。但是这仍旧在递减中的数字,似乎在传递着什么。

  3月11日上午9时,我从北京日报来联欢活动指挥部报到,至今200余天。这些天里,我见证了每天的新鲜进展和感人故事,平凡的点滴汇聚成江河湖海,流向十一当天的广场,形成一片璀璨的海洋。

  3月11日当天,我接待的第一个报到者是张立朝,北京日报摄影记者。老同事新相识,都有相见恨晚之感。张立朝是背着日报的摄影设备来的,20多斤重来回背,200多天跑了昌平的三个排演基地和群众联欢区块无数趟,瘦了15斤。

  赖晓红进入指挥部较早,在原单位负责宣传工作的她处理起公文流转来已经非常得心应手。

  当时,作为信息处理大户的文秘组只有三台电脑,大部分桌面都是一片空白,其他部室的电脑更是屈指可数。突然一天,楼里打开了一间办公室,是原单位储存废旧电脑的仓库。像发现了宝藏一样,工作人员蜂拥而至,显示器、主机、键盘,包括鼠标,只要看着还可用的都翻检出来,自己动手组装,办公室里终于不空旷了。

  4月中旬,指挥部在北三环找了一个三层小楼筹建执行总导演编创基地,保障近百位编导集中办公。徐都第一次去就傻眼了:“几乎没有一块白净的墙面,办公家具基本都是坏的。”好不容易在三楼一个隔间发现了一张完整的几案可用,结果上手一抬就散了架。

  到4月26日下午,联欢活动导演组动员大会在导演编创基地会议室召开,这里已经窗明几净,像模像样。

  借调人员也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汇聚,仅4月27日到5月10日,负责证件办理的史文硕就接待了新进驻指挥部人员60位,总数达到328人,联欢活动指挥部建制实现完备。

  6月5日晚,主题表演《序》在昌平排演基地实现第一次联排。5月7日4000名参演人员才刚刚进驻,整个五一假期,指挥部负责基地建设的工作人员都没有休息,4000人的保障不是小事。第一次联排时发光屏还没有到位,参演人员举着道具板演完整场。当《红旗颂》的雄浑音乐响起,指挥部很多人都濡湿了眼眶。“终于第一次见到效果,所有的活儿没有白干,所有的苦没有白受。”徐都说。

  在另外两个排演基地,排练也在如火如荼举行。8月13日,我和摄影记者张立朝前往砺志基地拍摄南表演台照片收集资料,张立朝刚把相机举起来,保障南表演台排练的杨宵雅就过来为难地说:“请您去分指签个字。”基地负责人黄海燕一边解释,一边按规矩让我们在表格上画了押。在正式活动之前,每一张照片每一个字,都需要经指挥部确认才能流出发布。

  9月16日,第二次广场演练结束,平时难得回城和家人团聚的杨宵雅终于能回城里歇一天了。晚上十点钟,她正和发小儿涮着火锅,手机响了:“快回来吧,好多大手掌要粘不干胶。”排演基地的导演呼叫。

  粘不干胶?哦,第二次广场演练时联欢群众使用的道具大手掌太大,表演时掉下来好多次。第二天南表演台的联欢群众就要回来排练,这些大手掌正等着用呢。

  发小儿开车,连夜把她送回基地,同事们正在用不干胶粘半屋子白白的大手掌,“一千多个,我们粘到了凌晨三点多钟,胶都打完了,还没有粘完大手掌。”杨宵雅比划:“大家们都得小心着点,200多度的胶,打到手上就掉一块肉啊。”

  10月1日当晚联欢活动结束时,城楼下总指挥部的部分工作人员其实已经饿了一天了。9月30日,前指人员就已经进入广场周边地区,当晚23时领取了次日早餐的餐包。

  为了配合国庆当日严格的安保政策,前指没有像前三次演练那样,请服务保障餐包组的同志送到城楼下,而是于9月30日前往地区之前将次日餐包送到了槐柏树街的办公楼。

  大战前夜,千头万绪,谁会想到吃饭这样的小事呢?这些餐包就这样静悄悄地被遗忘在了3号楼。

  餐包里都有些啥?一份切片面包,一份奶油面包,两瓶水,一盒奶,一根肉肠,一块威化,几块糖果。这些内容都是几经调整,既要保证营养和能量,又要保证安全,还不能太沉,很多工作人员要携带走动。

  三次广场演练和国庆当日,负责餐包的尹佳慧都是推着推车,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将几百份餐包分送到广场周围的前指和各个分指挥部。

  因为有关调整,联欢活动证件启用延迟,9月7日晚,指挥部顾问、年逾70的赵东鸣带着夏颖绕广场走了一个多小时,才从东边一个安检口进入城楼下的前线指挥部。演练结束,老爷子又参加了指挥部于6:30时召开的复盘会议。

  每次演练结束,指挥部都是连夜复盘,针对出现的问题拿出整改方案。三场演练和国庆当日把整个9月切分成精确的四块,每一分每一秒都浪费不起。

  正是这一群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他们从熟悉的岗位抽身,离开要中考的孩子,告别重病的老父,延迟装修中的婚房,以秒速奔跑,让情感飞扬。


百利宫